广州萌主代孕网

专业的网站,值得信任!
最危险的时刻,影视能为SNH48续命吗?
来源:http://i3u4.com  日期:2020-02-13
12月21日,广州,SNH48一年一度的金曲大赏(B50)星光黯淡。
头部成员鞠婧祎、李艺彤相继升入明星殿堂,一期生面临毕业,三春去后诸芳尽。
而黄婷婷的一封“公开信”,让气氛更添焦灼。
就在前一天,黄婷婷通过微博小号@titi黄发文,称自己一次次重要的宣传活动和节目被公司安排的商业活动无条件取代,并且没有经过事先沟通。
在与公司尝试交流无果的情况下,黄婷婷发律师函向公司提出解约。
眼见着是被公司操纵的小可怜了。
不过,评论区却画风突变,几乎一边倒地为丝芭文化站台: “支持丝芭法务部,告倒黄婷婷。
”盖因在团6年,黄婷婷得到丝芭力捧,是48系粉丝公认的“资源咖”。
当然,娱乐圈的事,并不讲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黄婷婷对自身发展的不满似乎也无可指摘——出道多年,在大众层面确实没什么姓名。
而危及自四面八方而来。
自选秀女团崛起,丝芭的女团事业急转直下。
倒是有多部戏在爱奇艺播出的鞠婧祎,在2019年底的“爱奇艺尖叫之夜”靠美貌出圈。
那么问题来了: 守着这么多漂亮妹妹,影视会是丝芭的续命药吗?你没注意时丝芭已经拍了这么多片——2010年,丝芭文化成立。
两年后,与日本AKB48运营方合作,推出中国姐妹团SNH48。
2013年,SNH48一期生参演由北京时代影响力公司出品的电影《梦想预备生之半熟少女》。
这也是丝芭文化与影视行业第一次产生勾连。
这部电影中所有女性参演者几乎都来自SNH48一期生。
一期生中人气及资质都较为突出的汤敏、赵嘉敏担任“双女主”。
影片本身乏善可陈,不过是追梦少女的校园故事。
但吊诡之处在于,电影的情节一语成谶: 汤敏饰演的角色选择放弃梦想,回归普通人生活。
现实中汤敏确实顶不住流言蜚语黯然退团,如今重新以网剧女演员身份出道,试图找回昔日人气。
赵嘉敏在影片中则一直夹在梦想与学业间难以抉择。
现实生活中,赵嘉敏选择学业,考入中戏深造。
而同班同学张雪迎已经成为新生代小花,她还在与丝芭对簿公堂,却始终难以恢复自由身。
“双敏”时代结束,鞠婧祎靠着“四千年美少女”标签出圈,SNH48知名度也水涨船高。
2015年,丝芭文化成立丝芭影视,正式涉足影视业。
丝芭影视成立后购买了大量网文IP,其中便包括网文《我的贴身校花》。
2016年,该剧由搜狐视频、丝芭影视、天涌影视联合制作出品播出,一期生张语格担任女主角。
该剧虽然有2.5亿播放量,但是张语格并未因此收获更多人气,反而因为忙于拍戏无暇顾及剧场演出,导致人气流失。
2018年,由丝芭影视与爱奇艺联合出品,鞠婧祎、林思意等头部成员出演的电视剧《芸汐传》播出。
这部古装小甜剧播放量破23亿,成为2018年暑期档的小爆款,鞠婧祎也凭借该剧一跃跻身新生代小花行列。
但其余出演丝芭影视作品的成员就没这么幸运了。
在《芸汐传》饰演女二的SNH48成员林思意,原本凭借《极品家丁》、《择天记》等剧打开局面,隐隐有上升趋势。
但出演《芸汐传》后,缺乏更多作品巩固地位的她,很快查无此人。
黄婷婷也是丝芭头部成员中,影视资源相对较多的一个。
除剧集《素手遮天》、《大鼻子情圣》外,还有院线电影《一生有你》在2019年上映。
丝芭影视出品,请来台偶导演林合隆的电视剧《小夜曲》,黄婷婷更是挑大梁的女一号。
但该片杀青后,因种种原因一直未能播出。
据传丝芭影视为《小夜曲》投入上亿,该剧无法播出或造成资金回笼问题。
黄婷婷本人也因第六届总选不参选等原因,从公司的“宠儿”一度变为“弃子”,最后闹到要撕破脸的局面。
2020年,丝芭影视还将有《如意芳菲》、《长城行动》、《十国千娇》等剧集待播出。
就不知道《芸汐传》的成功,哪位幸运儿能够续写了。
剧场圈粉,影视出圈?虽说丝芭掌门人王子杰殿下常被粉丝吐槽只会画饼。
但成立丝芭影视,确实是王子杰的英明决定之一。
与日本不同,内地原本不具备宅文化的土壤,死守小剧场很难突破固定圈层,最终的结果就是变成偏安一隅的小众文化。
2012年SNH48成立,最初确实全盘复制日本AKB模式,通过街头发传单、剧场演出等吸粉并固粉。
但上海不是秋叶原,哪来那么多死忠宅男。
2014年,SNH48频频传出濒临散伙消息,部分成员出走也与公司当时经营出现困局有关。
鞠婧祎的出圈,让王子杰看到48系女团在中国的另一种玩法。
国内没有宅文化土壤,成员缺乏曝光渠道,但网剧、网大的出现,让成员可以通过另一种方式“推广”自己,继而将粉丝从线上引流到线下剧场,同时推广“SNH48”这个品牌。
加之此时正是影视行业的泡沫期,“有个演员名单和ppt就能拉来投资”。
而丝芭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人多啊。
大量漂亮妹妹,配合丝芭购买的各类网文IP,可以在短时间内形成流水线式的网剧生产。
而对于SNH48及其姐妹团的成员而言,出演公司自制剧可能没太高片酬,但至少多个曝光渠道,没准还能一炮而红,比在剧场跳公演有“前途”多了。
这套打法在海那面也得到过验证。
AKB48联手东京电视台推出《马路加须学园》,通过讲述不良少女的校园搞笑故事成功从宅文化音乐圈打入了剧集圈,粉丝不再局限于宅男宅女,更多了因剧入坑的观众。
但同样的打法AKB靠剧集成功起飞,却被国内的48系粉丝斥为毒饼。
从《贴身校花》、《芸汐传》各自小爆的情况不难看出,大众对于这类偶像出演的剧集并不抗拒,小甜剧甚至沙雕剧,都是如今流行的下饭剧。
但战略问题在于,丝芭影视是要捧红单独某个成员,还是“SNH48”这个团体。
动辄几百人的48系女团,路人连脸都认不清,更别说喜欢上某个成员。
《马路加须学园》的成功在于,无论是故事本身还是后续的动漫及综艺等,围绕的都是“AKB”这个团体。
“马路加须”中每个人都在争顶点,成员饰演的角色与其在现实中有相同的性格。
剧中的她就是现实中的她,或者说“马路加须”就是剧版的AKB。
观众看剧时很容易通过剧记住不同成员,继而记住“AKB”这个团体。
丝芭影视的剧集则不具备这方面的功能,除了早年那部《半熟少女》以外,其余剧集中的角色与成员本身是割裂的,观众有可能因为韩芸汐记住了鞠婧祎,但不太可能因为欣赏韩芸汐去了解女团成员鞠婧祎,乃至其所在的SNH48。
规则,左右为难是捧影视小花还是造女团IP,丝芭影视似乎没想清楚。
这除了导致成员难以通过出演剧集为“SNH48”品牌赋能,也造成了后续的连锁问题。
对于48系成员而言,拍戏虽然提供了对外曝光的机会,但最终决定其新一年资源多寡的仍旧是一年一次的总决选。
拿张语格来说,《贴身校花》拍摄于二选与三选之间,由于拍戏原因,张语格在剧场出现时间少,剧集播出后其饰演的角色反响一般,粉丝数不涨反落。
原本二选拿下第5名的张语格,三选反而掉到第8名,并在此后两届总选中排名持续下跌。
直到六选,才因“营业”频繁重回第4名。
但另一方面,在挑选出演自制剧的成员人选时,丝芭影视也需要综合考虑受众、资本等多方面因素,因此无法完全遵照总选结果分配资源。
鞠婧祎走红后,丝芭一直希望复制下一个鞠婧祎。
从外型看,黄婷婷也与鞠婧祎有几分神似。
因此,无论是自制剧还是合作剧挑选演员,丝芭都更倾向于推荐黄婷婷而非李艺彤。
这也就破坏了48系的规则,导致48系粉丝不满。
在微博上,经常看到SNH48头部成员的粉丝“撕”公司,并列举资源分配不公,以“拒绝参选”作为对公司“不公正安排”的回击。
依仗粉丝经济运转的丝芭,自然也做不到完全无视粉丝,于是便将成员“塞进”一些或制作粗糙、或零宣传的自制影视剧中。
这类为了“堵粉丝嘴”而生的自制剧,又很难获得市场的青睐,甚至播出无望,成员拍摄剧集“浪费”了时间,人气得不到额外加持,粉丝则觉得公司只是在敷衍了事。
鞠婧祎能够跻身小花,一方面与资质有关,另一方面也与持续不断地出演剧集,加大曝光有关。
但纵观SNH48全团,排名一直碾压他人的鞠婧祎拿下这些资源,尚有人质疑公司“偏心”,其他成员即使有成为第二个鞠婧祎的潜力,也会因排名问题被质疑资源黑幕。
原本丝芭文化成立丝芭影视的目的,是建立另一个生态,依靠自制剧实现吸纳新血及盈利,并且在一定程度上摆脱粉丝对于公司的裹挟。
但由于影视业务的定位不明确,成员及“SNH48”品牌都难以通过自制剧得到赋能。
下一个“四千年”迟迟不见踪影,加之出演过多部丝芭自制剧及合作剧的黄婷婷与公司决裂,48系成员及粉丝越来越对丝芭影视捧人一说不抱希望。
去年还因《芸汐传》而被热捧的新生态,一下变成了“大毒饼”。
而眼下,丝芭2020年的两大希望: 一是《芸汐传》原班人马出演的《如意芳菲》能够再造辉煌,二是“青你2”的扩圈效应能够辐射回整个团体。
硬糖君也只能预祝漂亮妹妹们好运了。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 2002-2030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